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1.道长先生的弈棋之道

​ 雅是升仙的丹,俗是救命的药。

​ 如果二者是此消彼长的,那二者就都不是根本。

​ 所以,生命是一种想法,还是一种感觉?

​ 霜花并未散去,即便已是正午。并不温暖的阳光透过古树层叠的叶片在古老的石制棋盘上洒下几片光斑,为对弈的二人提供了一点微不足道的照明,以及对于下棋来说最为重要的东西。

​ 气氛。

​ “诶,道长。”杨静静在石桌上挪着鼠标,把马落到f3,“你之前不是说我这棋没意思,没围棋内味吗,怎么今天突然有兴趣了?”

​ “……”道长一言不发,并不熟练地握着鼠标,把自己的马放到了f6。

​ “是不是我上次那个katago太狠了?”杨静静的内心早已开始狂笑,神情却是一丝不苟。

​ “那棋,没有灵魂。”道长终于开口,“它很强,但……它不懂围棋。”

​ “是是是,那可不,谁有您懂啊。”杨静静憋着笑,把d兵放到了4线,“放心,这棋没AI,起码现在没有,我们可以下有灵魂的棋。”

​ “我要建一个摇滚乐队。”道长说。他语气平淡,神色如常,就像在说“我要出去散步”或者其他的什么一样。d5。

​ “哦。”杨静静听到道长这么说,却也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只是平淡地哦了一声,然后继续做着自己的计算。他知道道长只是和以往一样的三分钟热度,就像他曾说过的“我要做网红”或者“我要去打职业”之类。况且道长虽然对这棋是新手,但计算力确实不容小觑,只要明白了规则下起来倒也不弱,必须认真对待。毫无疑问,这一手只能是c4——Nc4似乎也行,但杨静静不喜欢。

​ “我是认真的。”道长皱着眉思索了一番,然后走了Nc6。这样双方就形成了相似但并不完全对称的,不属于任何国际象棋开局范式的封闭式开局,“你知道,我一直想和现代社会有更多的交流,但现代的环境与我所熟知的时代天差地别。我学了现代的语言,用着现代的产品,通过网络观察。我了解你们,但无法融入。我觉得这样不好。”

​ “好的,您的说的都对。”杨静静默默地走着自己的棋步,思考着用来应付道长的话语,“那么您的计划是什么呢?”

​ 道长的动作顿了一下——大约0.1秒。杨静静知道,对于道长来说,这样瞬间的停顿意味着他的心中已经转过了数百万个念头。当然,这也就意味着——

​ “没有计划。”他如此回答,而这完全在杨静静的预料之内,“我觉得没什么影响。即使原始的卜卦体系早已不适应这个时代,但我仍可以用它来解决一些问题。”

​ 关于卜卦,杨静静是知道一些的。虽然作为一个坚定地唯物主义者他对道长关于卜卦原理的解释不屑一顾,但既然它确实有用,那就不妨暂时接受它的存在。总而言之,在杨静静的认知里,卜卦体系代表的是古代劳动人民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对万事万物进行了基础的分类,然后用一些符号代表它。在不明原理的驱动下,利用这些符号就可以对一些事物进行简单的预测。而随着时代的发展,“万事万物”的概念也在不断变化。在周文王时期,八卦早已失去了它统筹万物的能力,于是被衍生至六十四卦以应对世界的变迁。

​ 然而,时至如今,六十四卦也早已失去了其“统筹万物”的能力,许多时候只能在大方向上给出一个似是而非的解答。而道长虽然学究天人,对古今中外的各类知识融会贯通,但想要在六十四卦的基础上再将其衍生到一百二十八、二百五十六、五百一十二甚至四千零九十六、六万五千五百三十六卦,那只能说非其能力范围之内。

​ 毕竟道长再强也只是人,而不是神。

​ “将死。”杨静静落下自己的棋步,拿起杯子嘬了一口热茶,看了一眼道长,然后望向树叶缝隙间洒下的光柱,“所以为什么是摇滚乐队?您之前不是说成为电子竞技明星更能融入时代吗?”

​ 道长点了点棋盘,看着自己王的死因:被后将死了过去。此时他拿鼠标的样子已经非常“正常”,就像一个普通的现代人一般:“戾气太重,不利于修行。”

​ 确实。杨静静想。可不是嘛,从4018年之后,某个最热门游戏电竞圈的气氛越来越偏向娱乐圈,对道长这样的人来说肯定很难接受。虽说道长本人是不在意的,但总归对心境还是有影响的。

​ “这个棋,以后每周三和五我们都下一盘。”道长突然说道,“确实有点意思。”

​ “哦?有意思在哪?”杨静静提问。能让道长这样学贯中西古今,表面温和平淡实则高傲无比的强者说出“有点意思”这四个字,就已经说明这棋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 “上下四方曰宇,古往今来曰宙。”道长先是念了句耳熟能详的古文,然后继续道,“弈棋之道,便是这黑白宇宙——角,边,中腹,这是空间。从第一手到第三百六十一手,这是时间。”

​ “但这样的——时空观,无论是对凡人,还是对修行者来说,都是有所缺损的。道本至无,以事归道者,得之一息;事本至有,以道运事者,周之百为,得道之尊者,可以辅世,得道之独者可以立我。知道非时之所能拘者,能以一日为百年,能以百年为一日。知道非方之所能碍者,能以一里为百里,能以百里为一里——按你们的说法,这叫相对时空观。”

​ “在棋道里,它是缺损的。棋道的时空是绝对的时空,棋盘的大小,时间的流速都是确定的,所有的博弈都是以现在和未来为基础在有限信息中进行博弈的。但在这个游戏里不同——它的博弈基于过去,现在,未来,并且理论上具有诞生无限信息的可能。”

​ 杨静静愣住了。他没有想到道长真的能给出这样长篇大论的正经解释。他真的只是想恶心一下道长,报复一下道长说“这棋没意思”的事罢了。

​ “呃,嗯,不愧是你啊道长。”

​ “那么,再说说摇滚乐队——我要你帮我去找这么几个东西。”道长挥手,一张字条便凭空飞出,“钱——你需要多少就用多少吧,也当给你放个假,发点,嗯,员工福利。别忘了周三周五来下棋。一年内找全了就行,不急。”

​ “好耶!”杨静静接过纸条,喜形于色,“还有什么别的事吗?没的话我就先出发咯?”

​ “你也算是半个修道之人,别这么毛毛糙糙的。”道长摇了摇头,拂尘一摆,“滚吧。”

​ 杨静静蹦蹦跳跳地从道馆里走出来,反身行了一礼,然后走下了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