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筱华的无限殿堂
冷筱华
Feb 12, 2021
阅读本文需要 16 分钟

《Reconnection》

EP01 冬涤

——雨水向天空滑落。

“当然,阿米娅,当然。”即使在生命的最后,博士依然保持着无比的从容,仿佛被子弹打入心脏的痛处与他丝毫无关,“你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这片大地从未对任何人有过宽容与仁慈,但我们之间的信任足以颠覆这一切。”

——世界向前倒去。

“凯尔希,剩下的就交给你了。”他闭上眼,任由自己的生命顺着雨水流淌,“你应当明白,这世间的一切皆有代价。”

——所有故事都在此终结。

“振作点博士!医疗队呢?医疗队!”阿米娅右手挥舞着影宵,驱赶着敌人,左手则作为引导,使用着自己最为熟悉的源石技艺。赦罪师固然强大,但如今的阿米娅早已不单单是一个稚嫩的领导人——她更是全罗德岛战力最强的战士与术士。

塞雷娅举起了双拳,闪灵拔出了利刃,史尔特尔用她强大无匹的源石技艺收割着战场。换做以往,这样的景象意味着敌人的末日。但今天,在这里,它只是罗德岛一次突围的尝试。博士已经没有了回应。医疗干员必须维持前线阵型的稳固,这种强度的战斗绝不是可以随意抽调人手的类型,即使巴别塔的恶灵仍然活跃也不行。

“各小队注意,这里是凯尔希。博士已经牺牲,现在由我接替指挥。”凯尔希接通了指挥频道,“收到请回答。重复,收到请回答。”

“A1小队收到。”

“迷迭香小队收到。”

“A2小……(杂音)……到!”

“莱茵生命小队收到。”

确认了所有存活者都收到信息后,凯尔希沉默了一瞬。她抬起头,望向天空的最深处,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将发言频段改为了公共频道。

“所有人请注意,所有人请注意,罗德岛正式宣布投降。所有作战小队请立即放下武器,停止对卡兹戴尔联合军团的一切敌对行为。重复,罗德岛正式宣布投降。所有……”

“凯尔希你他妈疯了吗?”凛冬猛地将斧子从敌人身上拔出,鲜血混着雨水溅到她的脸上,让她的表情显得越发狰狞,“你[乌萨斯粗口]是不是[乌萨斯粗口]?”

紧接着,作战频道变得一片寂静。战场在瞬间从一个极端倒向了另一个极端。

“哦,厉害,真不愧是你呢,我尊敬的凯尔希勋爵。”特雷西斯的掌声从公共频道传来,拍打在罗德岛每个人的身上,“明智的选择,你们的博士肯定也赞同这个决定对吧?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他已经死了,死人是没有想法的,对吧?当然,既然是巴别塔的恶灵,那我愿意给他三秒钟的时间从死亡的世界里爬起来对我表示赞同。三,二,一……哈哈哈哈哈哈。”

你的笑声比黑蛇的还恶心。阿米娅想。她自不会被愤怒冲昏头脑,虽然对凯尔希的决定并不理解,但她相信这必然是最正确的选择。她抬头看向凯尔希。

无论何时,凯尔希的内心都是如此的冷静与坚定,就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除了现在。

阿米娅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凯尔希的身上感受到了名为“迷茫”的情绪。那样强烈的感受即使是在博士离开后的罗德岛干员身上也没有出现过,就仿佛这为无所不知的,强大的科学工作者,终于有一次遇上了自己所不了解的情况。

“凯!尔!希!”凛冬在频道里高声喊道。她的声音是如此的激烈,她的内心是如此的火热,她的斧头饥渴难耐,她想要爆发出属于她的光辉。

但那斧子终究没有再劈出去。

“这样的言语对你并没有好处,特雷西斯。”凯尔希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就好像这都是计划的一部分,“我理解你此时的情绪,但作为领导者,我希望你,还有我,能冷静地对接下来的事情进行符合双方诉求的谈判——无论结果如何。”

“哦,哦,您的言辞还是如此的精准。当然,冷静的谈判对大家都有好处。”特雷西斯说道,“那么,尊敬的凯尔希勋爵,请到这来。”

卡兹戴尔联军分出了一道狭长的空隙,就像在披萨上切开了一条笔直的裂隙,将处在中央的罗德岛与外界连在了一起。

“希望你们没有误会——我说的是,请尊敬的凯尔希勋爵到这里来。”就在罗德岛准备移动之时,特雷西斯的电波再度传来,“是‘凯尔希勋爵’——你们不会都是凯尔希吧?”

“罗德岛全体,原地待命。”凯尔希下达命令,然后回复,“阿米娅,你留在这里。顺便……我想带上博士。”

“当然,当然,我知道他——我怎能拒绝这样的请求呢?谁不想见上传说中的巴别塔的恶灵一面呢?虽然是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两人向前。

穿过军阵。

就像摩西穿过红海。

EP02 夏浪

“好,好,没问题,当然,求之不得。再见。”阿挂断了电话。

罗德岛向卡兹戴尔联军投降一年前,龙门,某地下诊所。

“诶呀呀,这可麻烦了。”他转过身,看向了躺在肮脏的病床上瞪着双眼的病人,“接了个电话把你忘了,这出血量好像有点大啊……怎么办呢。”

虽然这么说着,但这位怪医似乎并没有任何紧张的情绪。他晃荡着手上的止血钳,随手甩着看起来脆弱不堪的劣质血袋。

如果病人没有被麻醉的话,可能宁死也会跳起来给他一拳。

矿石病,众所周知的不治之症,患者遍布泰拉,具体表现为源石颗粒顺着循环系统在体内游荡,偶尔在某处堆积,就会形成结晶并造成器质性损害。

“可惜你没什么钱,看起来也没什么特长,否则去罗德岛倒也挺好。”阿处理好了病人身上的问题,又给他打了一针不知道什么成分的药剂,“好了,我能做的都做了,自生自灭吧。”

龙门对感染者的态度向来不算差。感染者与非感染者泾渭分明,市区归非感染者,贫民窟归感染者。这或许并不好,但多相比较之下也绝不算差。

这也是为什么阿喜欢呆在这儿,这样的环境才有更多的实验品。感染者待遇好了,地下诊所就不再有人光顾;待遇差了,比如乌萨斯,那就不光光是“没人光顾”的问题了——可能连人都没了。

自从与罗德岛建立了联系,阿过得就更滋润了。在舰上就和华法琳聊聊医学,回龙门就拿着工资再顺便赚点外快。

而今天,正是“怪医”阿与“血先生”华法琳的对决之日。在刚才的电话里,某位身居高位的吃瓜群众建议阿将原本秘而不宣的医术对决现场直播给全罗德岛一起观看,阿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样一个小小的合理要求。

艺术是需要人欣赏的。医术亦然。

罗德岛本舰此时正好距离龙门不远,一个小时后,阿便在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疗干员的摩托车运载下成功抵达。

“你这个摩托车开的可以啊,完全可以与传闻中的睡衣驾驶员媲美。”阿下车之后啧了一声,“哦,睡衣驾驶员就是龙门的一个小传说啦,说是有穿着东国传统衣服的飙车党什么的,吹的神乎其神,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多谢夸奖。”不知名医疗干员对他点了点头,“走吧。”

在那位身居高位的吃瓜群众力排众议的坚持下,本次医术对决将在罗德岛指挥中心的大屏幕上进行全程直播。医疗干员们早已全体到齐,一些没事干的后勤和战斗组干员也跑过来凑个热闹。平日冷清的指挥中心今天热闹非凡。

大不了被没收一点零食嘛,让伊芙利特帮我再烤两根就是了。——某位……嗯,很明显,其实就是博士。

“……众所周知,泰拉的环境中密布着源石。整个生态系统中,除了尚未探明的深海,其它区域无论是淡水或是土壤,无论地表还是地下,都充满了细微的源石颗粒。”华法琳站在一台显微镜前宣讲,“接着上次的话说——基于阿尔菲诺第一定律和阿莉塞第三定律,任何源石技艺对源石本身的操纵精度都无法达到0.0032以下,淡水中的源石颗粒直径远低于此。因此,利用源石技艺对水中的细微源石颗粒进行分离是完全不可行的。”

“拜托,源石技艺又不是唯一的办法。”阿双手插兜,靠在摄影机前方的墙上,“想想生物体内的源石堆积吧。既然生物细胞可以吸收源石颗粒,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利用这一点呢?”

“首先,细胞对液体中源石颗粒的吸收是一个完全随机的双向过程,概率与细胞内外源石浓度差成正相关关系。正常淡水中的源石浓度几乎与细胞内相同,源石在细胞内富集的概率无限趋近于0。”华法琳一本正经地对阿进行着反驳,“其次……”

作为曾经的矿石病专家,失忆了的博士其实对这些话题还是很感兴趣的。在罗德岛的这些日子,他也对相关的专业内容进行了大量的学习,因此对阿与华法琳的争论听得津津有味。医疗干员们也同样如此,但后勤与战斗组的干员们在对决进入白热化之前就大多已经离开。对于外行来说,这样的“对决”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随手将一块至纯源石丢进嘴里嚼了嚼,恢复了一下精神,博士继续饶有兴味地看着这档并不多见的泰拉顶尖医术比拼。

“……用声波打碎矿石病的源石结晶?这个想法确实值得讨论。传统的强制切除手段会对细胞造成损伤,但如果用声波的话……嗯,得做几个实验才能知道。但你应当明白,堆积在细胞内的源石颗粒所形成的结晶与细胞的结合不仅仅是叠加那么简单,它们实际上处在一种微妙的共生状态。”

“当然,如果说普通细胞的生命力来源于蛋白质和线粒体,那么在感染细胞中,这两者的作用都在一定程度上被源石替代。所以我也只是提出一个假设。况且,源石不同于普通物质,能否找到稳定的共振频率尚且是一个问题。”

医术对决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在华法琳的盛情邀请下,阿勉为其难的同意在罗德岛上度过又一个不眠之夜。很显然,今晚的罗德岛又将传出几个诡异的故事——例如,医务室深夜怪笑。

博士理所当然的因为这件离谱的事遭到了凯尔希的批评。凯尔希没收了博士的全部炭烤沙虫腿,并且命令伊芙利特不准帮助博士进行烧烤。

“话说,我知道乌萨斯仇视感染者是因为要借此完成它的政治目标,转移矛盾。”不能吃零食的博士只能与自己的同事闲聊,“那其他国家呢?比如……莱塔尼亚?我听说他们是最近才开始对感染者不友好的。”

“……我不知道你挑起这个话题的意义何在,但我也不会拒绝回答。”凯尔希一边处理着手上的文件,一边对博士的问题进行回答,“莱塔尼亚在1082年之前对感染者态度相当良好,但从1082年之后,由于乌萨斯对感染者的压迫,大量感染者难民逃亡临近的卡西米尔与莱塔尼亚,对两国的民生形成了很大压力。于是从1083年开始,莱塔尼亚逐渐收紧了对感染者的待遇,以此避免难民的过度涌入。这就是你有趣小问题的答案。”

“为什么我觉得你在嘲讽我?”博士翻了个白眼——虽然其实并没有人能透过面罩看到,“我失忆了诶,这种问题不知道很正常好嘛。”

“我们探讨过这个问题,你宣称的失忆并没有意义,以你曾经的能力,这份伪装即使是我也无法看破。”凯尔希瞟了一眼博士,“但我并不否认在那样的条件下你确实存在失忆的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我对你有如此的耐心。”

“好好好,你都对,你最厉害了。”博士晃了晃脑袋,又抓起一颗至纯源石,“为什么不让医疗部研究我的情况?如果拿走我的一点血液就能解决矿石病,那我觉得……”

“不,绝不。”绿色的猞猁突然转过头来,紧盯着她最信任也是最痛恨的人,“如果你真的失忆了,那么——你不知道自己的价值,不知道矿石病的原理,不理解这片大地的法则。我无法与你解释太多。而如果你没有失忆,那么一切的答案你自然早已知晓,无须我再多言。”

“呵,谜语人。”

“没关系,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凯尔希说道,“但我希望那一天永远也不会到来。”

EP03 Reconnection

“罗德岛的博士,巴别塔的恶灵,执棋者。Reconnected。”

特雷西斯看着那缓缓站起的身影,脑海被恐惧填满。

“这些都是我的称号,当然你也可以叫我——【禁止事项】。这是我的名字。”

“不,这不可能,你明明……”特雷西斯一只手捂着胸口,惊恐地指着对方。对方胸前与特雷西斯对称的伤口早已消失无踪。

“没错,特雷西斯,没错。我被你的狙击手用致命的源石子弹命中了心脏。”博士笑了笑,从手里还在冒烟的枪械里掏出了一颗源石子弹,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放进嘴里,嚼了两下,“但……源石,对我与其说是零食,倒不如说是一种补品。如果是普通子弹打中了我,那我说不定真的死了。但远距离的狙击没法用普通子弹,这一点你我都清楚。”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特雷西斯缩在墙角,语气中带着无法置信的癫狂,“所以你早就想好了用自己做诱饵?我对战场的选择和安排都在你的计划之中?你们的行动路线……行动路线……”

“没错,我避开了所有你们可能从短距离对我发动直接攻击的路线。你们所有可能的狙击点位都在我的计算之内,每一个射击窗口都早已被我安排妥当,狙击手甚至不可能选择瞄准我的头——那只会导致自己的暴露。”巴别塔的恶灵露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可惜仍然没人能够看到,“面对我,你输得不冤,特雷西斯。”

“所以……你想起来了?”凯尔希完全没有关注阴影中的敌方领袖,只是望着博士,“你都……明白了?”

那是她从未有过的语气。

“当然,我最忠实的伙伴,凯尔希。”博士点了点头,然后接通了公共频道,“咳,喂喂?听得到吗?”

“这里是罗德岛的博士,特雷西斯已经被我俘虏,心脏中弹急需治疗,卡兹戴尔联合军团请立即无条件投降,罗德岛将为你们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服务——说句话特雷西斯,帮我证明一下。很好,谢谢配合——罗德岛全体,我们胜利了!请大家有序庆祝,避免踩踏事件。”

“呵,这个语气。”凯尔希扭过头去,背对博士,再一次望向天空的深处,“果然是你。”

……

许多年后。

“插播一条重要资讯。罗德岛于三分钟前宣布对矿石病研究取得重大进展,下面我们将连线前方信使为大家带来最新播报。”

“……主要集中于三个方面。第一,采用特殊生物制剂对血液中的源石进行消除。第二,采用特殊设备对已有的源石结晶进行温和的破坏。第三,控制外界环境,避免产生矿石病的二次感染。”华法琳站在罗德岛甲板,对扛着摄像机的信使说道,“请看这边——”

镜头上出现了几个被挂在旗杆上的罗德岛干员。

“咳,错了,是这边。”华法琳尴尬地指向了另一个方向,“这就是我们最新研发的仪器,可以对体内和体表的源石结晶进行缓慢但有效的破除,让它重新以微小颗粒的形式散发到体内循环系统之中,然后配合生物制剂进行治疗。”

“那么请问华法琳小姐,传闻龙门著名怪医‘阿’对本次矿石病研究进展有着重大贡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什么怎么看?他确实有重大贡献啊。”华法琳笑着说,“如果你是指他诊所的那些传闻嘛……我只能说,从专业角度上说,阿先生的医学造诣是无可置疑的。”

“下面还有几个问题。”记者掏出了本子,开始了新一轮的提问。

与此同时,博士办公室。

“那么,问题就解决了,从此泰拉大陆掀开了新的篇章。”博士看着华法琳的采访视频,伸了个懒腰,“那么……”

——淡绿的丝线落下。

“该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了。”他抬起头,正看到凯尔希的脸。

——世界变为另一种色彩。

“你真可爱。”博士A了上去。

——所有故事都在此终结。

“滚!”

一些剧情相关问题:

关于凯尔希的“迷茫”。其实这个迷茫是关于“博士即将想起来一切”的迷茫,而不是对眼前局势的迷茫。她,无所不知。

博士对阿米娅说的“信任”,也是希望阿米娅不要对接下来凯尔希的决定作出反驳。如果阿米娅对凯尔希的指令提出反对,那么罗德岛当然不会就此罢休,计划也就将会失败。

凛冬的呐喊不仅仅是对凯尔希的,也是对阿米娅的。不过阿米娅选择了相信博士和凯尔希。而罗德岛的众人也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相信的心就是你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