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筱华的无限殿堂
冷筱华
Dec 13, 2020
阅读本文需要 5 分钟

第二章 钢铁

死亡并不是什么难以下定决心的事。活着才是。——修尔。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正在西边的沼泽里和蜥蜴人部落打交道。那些家伙可不像吟游诗人嘴里那样民风淳朴,用一块玻璃就能换到什么上古神器。就算真行,在魔导技术不断进步的今天,所谓上古神器也无非就是一些……

“用制作者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材料和理论七拼八凑捣鼓出来的破铜烂铁。”

这段话是上一秒刚死掉的牛头人术士帕克在五分钟前说的。

本以为今晚能睡个好觉,结果在轮到我守夜之前就已经出了状况,一支看起来装备精良,人员配置完善的队伍从我们北方仓惶跑过,弓箭手和术士一刻不停地向轮胎扬起的尘埃与草屑里宣泄火力;几个法师则聚在一起,手拉着手,站在马车上方稳定的悬浮平台上吟唱着强力的群体杀伤法术——咒文听起来像是闪电风暴。这是少数对那些铁疙瘩杀伤力较强的群体魔法之一;战士们则凭借自己优秀的体能跟在马车后面奔跑,顺便阻挡那些企图攻击远程职业的家伙。

“帮帮我们!”一个眼尖而好运的弓箭手穿过修尔布置的潦草幻术发现了我们,朝着我们大声求助,“我们是康陶的运输队!正在向东部前线运送武器!请求帮助!”

当时我犹豫了大约一秒,最终决定帮他们一把。能将如此精锐追杀至此的铁疙瘩数量不一定多,但总战力绝对远超我们的三人小队。相比于以后流浪荒野时与这些鬼东西的不期而遇,此时趁着机会多卖康陶一个人情也算不坏。

这是我第一次与如此多的精锐战士一起作战。他们默契而强有力的配合让更擅长单打独斗的我难以适应,于是只能独自站到一边,处理那些和大部队分开较远的落单的钢铁怪物。这些怪物相对来说更弱,我也乐得清闲。可惜马车扬起来的灰大了些,不然也算是一次难得的跑步锻炼。

“哦,一位精灵射手,太棒了。”弓箭手和术士站在马车后排,加上站在下风处,因此我能听到一些他们之间的对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对付这些家伙的经验——他们不怕打头,对着胸口才能一击必杀。当然,也看运气,不同类型的似乎要害位置也不一样。”

我一剑削掉了一只扑上来的铁……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描述它的形状。它长得就像孩童幻想中的炼金大师的杀人机器一样棱角分明,全身都是坚固的钢铁却动作轻盈。如果不是它们不会魔法,此时东部正面战场上可能早就已经是另一番景象了。幸好如此,我这把材料平平无奇的长剑因为被修尔附魔了一些“锋利”“坚固”之类的效果,现在也能对这些家伙有效。如果是一个月前,这玩意儿刚磕上去怕是就断了。

这些铁怪物没有血,伤口里会露出一些花花绿绿的线条,上面会冒出一些电流和火花,看起来像是魔力的传导路线。有些大型的被打中要害就会爆炸,威力很强,而小的不会。所以需要战士来拦住前面那些小的,让法师和弓箭手在远处处理掉那些大家伙。

“八点钟方向!”就在我机械地战斗着的时候,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我一个激灵,想起来自己就是八点钟方向,赶紧抬头看去。一只大型的家伙举起了它的手臂,这是它发起远程攻击的前奏。它们会发射一些速度极快的小金属团子对远处的敌人进行攻击。显然,它的目标是马车顶上的法师们。法师的防护法术可以有效地针对这种攻击方式,然而此时他们正在吟唱一个强大的群体魔法,没有能力分心二用。马车上有一些防护类型的魔法屏障,法师们的衣服上也带了一些,但从经验上说,这种攻击绝无法被这样挡下。

“兄弟帮一把。”我和身边的战士说了一声,他心领神会,举起盾牌。我跳了上去,用力一蹬,落到马车顶上。

“你干什么!悬浮平台撑不住你的盔甲!”之前大喊的弓箭手朝我骂道,“快下来!不要打扰他们吟唱!”

“吟唱个屁,傻【哔】,老子下去他们都得死。”我扯开嗓门对他一阵猛喷,“这家伙我对付过,都TM听我的!朝它头部发射火焰箭和随便什么带电的家伙!”

“这可是你说的!死了可不怪我!”他一边带着弓箭手和零星几个术士照我说的做一边不忘吵两句,“这家伙可没那么好解决!”

“老子从来没说过要解决它!”我举起盾牌,挡住脸,“我只是想让这鬼玩意打不中人!”

大家伙开始了它的攻击。仿佛无穷无尽的金属风暴从我身边划过,但只有寥寥几百颗砸在了我的盾和盔甲上,尚在承受范围之内。几十个漏网之鱼无法对拥有一定自动防护能力的法师形成威胁,甚至没能干扰到他们的吟唱。

大约三秒钟后,风暴结束了。抬起手臂的大家伙被腾出手来的弓箭手们射穿了要害,在震天的巨响中化作了一阵把我头盔差点从脑袋上撞下去的冲击波。

“好家伙……”我眯起眼,不让灰尘肆意地撞上我的身体最脆弱的部分,“这比上次牛逼多了,是不是,修尔?”

没有回应。

“修尔?”我猛地回头。那一刻,我真的很害怕看到一个倒在血泊中的身影。

——哦,我忘了他在唱咒语,没空理我。那没事了。